九州诗赋联盟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8|回复: 0

[散文] 我算哪门子教师(二)

[复制链接]

173

主题

662

帖子

1880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880
发表于 2019-1-31 10:0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四面八方 于 2019-2-5 10:35 编辑

我算哪门子教师
/王维宝

(接上)

一个“老师的老师”
1986年从济南教育学院毕业,重新分配到章丘县教师进修学校。这是一所专门培养老师的学校,它与师范学校既一样也不一样。一样的是办学层次,不一样的是招生对象。师范的招生对象是初中应届毕业生,毕业以后做老师。进修学校的教育对象是已经当了老师,而学历却不达标。这些人或者民办老师,或者是通过接班、顶替而吃上“国库粮”的公办老师。
当年,全县学历不合格的小学教师好几千人呢,倘若都来进修学校一起培训,校舍根本容不下来,况且他们还是基层小学的教学主体力量,脱不开身!
怎么办?中国各级领导就是不缺智慧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:“送教上门!”
送教上门对基层的老师来说是好事,可对进修学校的老师来说就不那么简单了:你得乡下跑哇!
那个年代公交条件非常落后,位于主干公路的公社一天可发两个对开,还好些。而那些边缘公社,像北部滩区、南部山区个别公社,干脆就没有公共汽车。
那年,我负责南部山区曹范公社的《小学数学教材教法》。这个教学点没有汽车,每次去上课必须起大早,先从县城坐汽车到埠村,再从埠村租辆自行车,五里多路一路脚蹬,当来到教学点时已经八点多。考虑到来一趟不容易,时间紧迫,马上投入课堂“战斗”。这顿午饭吗,或许晚会儿吃,或许被省略。
那是冬天的某一天,我不仅给学员们送来的课程,还带来了瑞雪。在讲台上一边眉飞色舞,一边暗暗叫苦:怎么回去呢!
当我骑上自行车,小心翼翼回到埠村时,公共汽车早就停运了,只好寄宿旅馆。
这就是旅馆?孤苦伶仃我一人,没有取暖设备,看来好天也没人来住过。唉,知足吧,能有个“旅馆”已经很好了,要不然……。
在后来的十多年里,风风雨雨,我把熟烂在心的《中师数学》、《算数理论》送课上门,跑遍全县所有公社。
来到进修学校的第一天,校长就给我们灌输:国家规定的中等学校教师合格学历是本科,你们的调来是权宜之计,如果近几年里拿不下本科文凭可能被淘汰。
咱从来就不喜欢服输,有句话藏在心里:“下次报名就给你考一个看看!”
1988年机会来了,像骡马般从考场溜了一圈,拿到了山东师范大学数学系的本科函授录取书,三年后顺利拿到毕业文凭。一切学习生活不在话下。
校长没放空炮,在1989年全市的师资大调动中,那几个没报名或者报名没考上本科的几位年轻同志,真的调走了!
而获得本科文凭的我们,起码“名正言顺”,可为未达标初中教师讲授高等教材了。
初中教师的学历教育内容是“高等”的,经过详细调查统计,初中的未达标者比小学明显的少,于是决定集中授课。就是把他们全部集中在县城里,按专业分班讲课。教育局更大的举措是筹建新的教师进修学校,校址从原来的城西搬到城东。
新校两年后竣工,交付使用。记得当时的报道称:如果把进修学校的旧址比作章丘教育的“摇篮”,那么新址就是章丘教育的“航母”,章丘的新教育要从这里再出发。
第二年的暑假,初中教师的专科学历教育正式开始,每个班安排专门的主任组织点名,授课老师只管授课,我主讲的第一门课是《数学分析》。
学员到齐了,站在讲台上看下去,呵呵,岁数差距也太大了吧,老的快五十了,小的也就二十几岁。再看,好多非常熟悉的面孔哎!必须下台与他们握手才和礼,寒暄几句,还有的我必须管他吃顿午饭。因为他们是我的老同学,老同事。有高中的,也有章丘师范的。
那时的教室里还没现在的现代化教学设备,降温手段也只有吊风扇,仅有的一架落地扇置放讲台,供老师“独享”。
电扇也好,落地扇也罢,在三夏面前,简直就是徒劳。我爬过黑板后,一节课下来,依然大汗涔涔,遍体生津。学员们更是大汗淋漓,挥汗如雨。
再说教学吧,不接不晓得,备课才知道,大专教材就是不好讲,“无穷小量”、“无穷级数的收敛和发散”等,与过去所讲过的中等数学相比,难得多了,可谓天地之别。从学员的表情来看,有的还行,听得入神,能适时地与我互动,顺口回答我提出的启发性问题。也有的在整个教学过程中,面无表情,一眼茫然。
与学员们课间交流时,那些听得懂的学员的确很兴奋,为高等数学那种内在严谨与韵美,为数学的思想、方法而痴迷。也有几个学员或许年龄偏大,或因本来数学底子浅薄,也许因与我是“半熟人”,总是躲躲闪闪,不愿多说话。
在这段时期里,我们执教者教学相长,也对大学里曾经学过的高等教材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与实践,在自己后期的教学科研,写论文,发表论文中受益匪浅。
上世纪九十年代“新课改”时期,国外的教育理念不断地冲击着传统的教育观念。按照教育部的部署,我们亟待把这些新东西传递给基层的老师们,进修学校责无旁贷。首当其冲当然是学校的管理者——校长和教导主任们。
如果把上面的中小学教师培训简称为“师训”,那么校长、教导主任们的培训就是“干训”。文件说了:中小学校干们不经培训不许上岗。后来又说:参加完第一轮培训后还得参加第二轮的“提高培训”。再一轮是“专题研究”培训。
每一轮的加强培训,肯定不是前一轮的简单重复,内容及难度有所不同,的确有校长在接受培训中,显的“智力不足”。
我的干训课题有《教育统计与测量》和《学校教育科学研究方法》。到了第二轮,就有个小学女校长B,对函数型电子计算器的某些操作,脑子就是转不过弯来,咋也学不会。态度倒是不错,问我“N”次了依然迷瞪。刁校长取笑她:
“老B,你就是笨蛋!”
“我是笨蛋,你就是笨刁!”话从B校长的嘴里脱口而出,引来一片笑声。
“新课改”的风刮得也忒大了吧,连同新教师也不例外。教育部有要求:新教师必须经过一年的所谓“岗前培训”,才能转正!此项培训理所当然划归教师进修学校。
每到暑假的后半时段,你就来进修学校办公楼顶层的大会议厅吧,座无虚席。我们早就给他们做好了“合口饭菜”:《教师职业道德修养》,《教育法规》,《学校教育科研初步》,各科课程标准解读,还有那本统一印制的《新教师学习手册》。我呢,照例给新教师讲授学校教育科研和小学数学课程标准解读。
新教师的集中培训大约两周。待到下半学年,我们还要下去逐个实地考察,听节课,并参考本单位干部与同事的汇报情况,给出最后鉴定:“培训合格,同意按时转正”。
新课改的那几年,省教育厅是有规定的:无论教师还是校长,每年都有必需的“继续教育”学分规定,凡学分不够者,年度考核一律不合格,评先树优、评职称也“一票否决”!
在强大的继续教育制度下,所有的教师和校长都把“继续教育”的弦绷得好紧,撂下耙子拾起扫帚,忙忙碌碌,“苦不堪言”。(待续)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注册|九州诗赋联盟 ( 京ICP备18000288号-2 )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GMT+8, 2019-12-6 12:2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